首页 > 政策法规宣传 > 商标 > 正文
2015年商标评审典型案例
2016年04月26日 10:36
Tags: 摘自《中国工商报》2016年4月26日 | 阅读数:5890


编者按

2015年是“十二五”收官之年,是新《商标法》持续深入落实的一年,是商标评审事业取得新成就的一年。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尽心履职,圆满完成各项任务,全年共受理各类评审案件11.77万件,审结各类评审案件10.89万件,行政复议申请量和审结量创新高。一年来,商评委强化依法授权确权的示范引导作用,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原则和标准,依法审结了一批在审理上显示出较高水平、在社会上有较大影响、对今后案件法律适用具有较强借鉴作用的典型案例,充分保障了当事人合法的程序权利和实体权益,彰显出商标评审在维护公平公正的市场秩序方面发挥的重大作用。本刊此次集中刊登其中最具代表性的24例案件,供广大读者学习借鉴。


    1、第6272283号SWISSGEAR商标异议复审案


一、基本案情
  第6272283SWISSGEAR商标(以下称被异议商标)由威戈有限公司(即本案申请人)于2007912日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8类刀等商品上。2013516日,申请人不服商标局作出的(2013)商标异字第11973号裁定,依法向商评委申请复审。申请人复审的主要理由为:申请人已经提交了SWISSGEAR BY WENGER商标在瑞士本国获得注册的证明,被异议商标与该商标的主要识别部分都是“SWISSGEAR,上述瑞士商标的注册完全可以视为瑞士政府对申请人使用和注册被异议商标的同意。综上,请求核准被异议商标注册。对此,福州跨洋贸易有限公司(即原异议人、本案被申请人)答辩称:被异议商标与瑞士国名“SWISS”近似,依法不得使用。申请人在瑞士注册的商标与被异议商标区别巨大,不能视为瑞士政府同意申请人在中国注册被异议商标。申请人在瑞士联邦知识产权局申请SWISSGEAR商标被驳回申请,申请人称瑞士政府同意其申请注册SWISSGEAR商标没有事实依据。申请人国际注册第978731SWISSGEAR商标的申请亦因属于公共领域以及会引起误解被瑞士联邦知识产权局驳回。综上,被异议商标不应被核准注册。

二、裁定结果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被异议商标易被识别为由“SWISS”和“GEAR”两个单词组合而成,其中“SWISS”(瑞士的、瑞士人的、瑞士文化的),与瑞士国家名称相近,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二)项所规定的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的情形。另瑞士联邦知识产权局并未在瑞士核准申请人的SWISSGEAR商标注册,申请人在案主张的其在瑞士获准注册的SWISSGEAR BY WENGER商标与被异议商标SWISSGEAR差别明显,该商标在瑞士获准注册并不能视为瑞士政府同意申请人注册被异议商标。SWISSGEAR商标在欧盟内部市场协调局获准注册的情形亦不能视为其在瑞士本国已获准注册。综上,商评委裁定被异议商标不予核准注册。

三、典型意义
  《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同外国的国家名称、国旗、国徽、军旗等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但经该国政府同意的除外。此例外规定中“经外国政府同意”应包括两种情形:一为明确同意,即外国政府明确授权申请人在其商标中使用该国国家名称,申请人应当提交经该外国政府同意的书面证明文件;二为视为同意,即申请人已将该商标在此外国国家获准注册,申请人应当提交该商标在此外国国家获准注册的证明材料。本案中,申请人仅提交了SWISSGEAR BY WENGER商标在瑞士的注册证明,不能视为瑞士政府同意本案被异议商标SWISSGEAR的注册。


    2、第13230501号三得利啤酒SUNTORY PREMIUM新鲜直送、当日生产、冷藏配送及图商标驳回复审案


一、基本案情
  第13230501号三得利啤酒SUNTORY PREMIUM新鲜直送、当日生产、冷藏配送及图商标(以下称申请商标)由三得利控股株式会社(即本案申请人)于2013912日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32类啤酒等商品上。后商标局以该商标中“当日生产、当日送达、新鲜直送”文字夸大表示了商品的品质特点,且易导致消费者误认,违反了修改前《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等规定为由驳回其注册申请。2015511日,申请人不服商标局的上述驳回决定,依法向商评委提出复审。

二、裁定结果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申请商标中所含“当日生产”“新鲜直送”“当日直送”“Premium”“冷藏配送”“Fresh Beer”等直接表示商品品质等特点的文字及图形不宜作为商标注册并为申请人独占使用,且上述文字图形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品质等特点产生误认,已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所指情形,故对申请商标在复审商品上的注册申请予以驳回。

三、典型意义
  现行《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在原有规定的基础上,去除了“夸大宣传”,修改为“带有欺骗性,容易使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的”,主要适用于商标使用在指定的商品上,可能使公众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或者产地产生误认,造成欺骗性后果的情形。本案中,申请商标虽然有“三得利”这一具有显著识别性的部分,但所含“当日生产”“新鲜直送”等直接表示商品品质等特点的文字及图形不宜作为商标注册并为申请人独占使用,因为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品质等特点产生误认,已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所指情形。另外,在具体案件审理过程中,如果商标局在旧法下以申请商标的注册易使消费者对商品的质量等特点产生误认,从而造成不良影响为由,依据修改前《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驳回该商标的注册申请,那么鉴于申请人复审申请及审理均在现行法施行后,申请人已就申请商标不会导致误认充分阐述了意见,商评委可以直接依据现行《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的规定作出裁定。


3、第15063832号心满意竹 HEART SATISFYING BAMBOO商标驳回复审案


一、基本案情
  第15063832号心满意竹HEART SATISFYING BAMBOO商标(以下称申请商标)由成都蜀鑫泉贸易有限公司(即本案申请人)于201479日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24类浴巾等商品上。后商标局以申请商标心满意竹是对成语“心满意足”的不规范使用,用作商标注册,易产生不良社会影响,违反了《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等规定为由驳回其注册申请。2015429日,申请人不服商标局的上述驳回决定,依法向商评委提出复审。

二、裁定结果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申请商标心满意竹HEART SATISFYING BAMBOO中的“心满意竹”是对成语“心满意足”的不规范使用,作为商标使用在指定的浴巾等商品上,不仅扰乱规范汉语的使用秩序,且极易误导青少年对规范成语的认知,从而产生不良社会影响。申请商标已构成《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之情形,故对申请商标在复审商品上的注册申请予以驳回。

三、典型意义
  《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其中,“其他不良影响”是指除了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以外的情况,一般是指商标的文字、图形或者构成要素对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的、负面的影响。具有其他不良影响应考虑社会背景、政治背景、历史背景、文化传统、民族风俗、宗教政治等因素,并应考虑商标的构成及其指定使用的商品和服务。由于本条属于禁用条款,当事人基于善意注册、有效使用并获得知名度等情况,并不能成为该标志不具有“其他不良影响”的合法抗辩事由。对于将汉字或者常见词汇不规范使用,容易误导公众特别是未成年人认知的,一般认为构成了“其他不良影响”。


4、第6257372号Cava商标无效宣告案


一、基本案情
  第6257372Cava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由太平洋食品有限公司(即本案被申请人)于200793日提出注册申请,于2010121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33类酒(饮料)等商品上。2015421日,该商标被卡瓦管理委员会(即本案申请人)提出无效宣告请求。申请人称:“CAVA”是一种产自西班牙特定产区的气泡酒的名称,属于酒类商品的通用名称,故依据《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等规定,应撤销争议商标注册。被申请人在规定期限内未予答辩。

二、裁定结果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由关于“CAVA”的多份刊物记载及市场上有菲斯奈特、伯爵绿等多个品牌的西班牙产起泡酒(CAVA)销售等情况可知,相关公众普遍认为“CAVA”能够指代西班牙产的气泡酒这一类商品,故可以认定“CAVA”为其通用名称。争议商标由外文“Cava”构成,核定使用在酒(饮料)等商品上,易使相关公众将其作为商品的通用名称来进行识别,缺乏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已构成修改前《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所指情形。综上,商评委裁定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三、典型意义
  《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称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考虑到通用名称作为商标注册不具有显著性,从消费者及同业生产经营者利益出发,通用名称是不得作为商标注册的。判断争议商标是否为通用名称时,应当审查其是否属于法定的或约定俗成的商品名称。本案就涉及到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的认定问题。如果在案证据可以证明该商标在指定商品上已被同行业或相关公众较为广泛使用,相关公众普遍认为其能够指代一类商品,那么应当认定该商标构成了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


5、第5324919号金絲貼商标无效宣告案


一、基本案情
  第5324919号金絲貼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由德州市华夏民间工艺研究所(即本案被申请人)于2006429日提出注册申请,于2009127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24类纺织品壁挂商品上。后被李福生(即本案申请人)提出撤销注册申请。申请人称:“金丝贴”源于“金丝彩贴”,其作为商标使用在纺织品壁挂商品上,仅仅直接描述了指定商品的原料及制作工艺等特点,不具有显著性。因此,依据修改前《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等规定,应撤销争议商标注册。对此,被申请人答辩称:“金丝贴”与“金丝彩贴”是根本不同的两码事。“金丝贴”不是产品制作工艺,与产品生产方法、使用原料及制作工艺无关,也不是商品通用名称。“金丝贴”在注册商标前就是被申请人独家使用的知名商品特有名称,与申请人无关,故争议商标应予维持注册。

二、裁定结果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由申请人提交的《经济技术协作信息》(月刊)1994年第七期、《山东旅游年鉴》、《大众日报》及科学技术成果鉴定证书等证据可知,“金丝彩贴”是一种手工艺品的制作工艺。争议商标金絲貼与“金丝彩贴”在文字构成、呼叫、外观等方面相近,且整体上未形成明显区别于“金丝彩贴”的其他含义,可以认定争议商标金絲貼与“金丝彩贴”的指称意义相同,即是一种手工艺品的制作工艺。故争议商标金絲貼作为商标指定使用在纺织品壁挂商品上,仅仅直接表示了指定商品的制作工艺等特点,不能起到区别商品来源的作用,缺乏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其注册已违反修改前《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综上,商评委裁定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三、典型意义
  《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该条中的“仅直接表示”是指商标仅由对指定使用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具有直接说明性和描述性的标志构成。而是否属于描述性标志,不能仅以其是否包含描述性成分加以认定。描述性标志必须是整体均是对商品主要特点的描述,才会被禁止作为商标注册。


6、第13163781号就此时 享尽致商标驳回复审案


一、基本案情
  第13163781号就此时享尽致商标(以下称申请商标)由观致汽车有限公司(即本案申请人)于2013830日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7类汽车发动机冷却用散热器等商品上。后商标局以该商标文字为常用的广告宣传用语,整体缺乏显著特征,不具备商标识别作用,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等规定为由驳回其注册申请。20141030日,申请人不服商标局的上述驳回决定,依法向商评委提出复审。

二、裁定结果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申请商标文字“就此时享尽致”为常用的广告宣传用语,整体缺乏显著特征,不具备商标识别作用。故申请商标已构成《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之情形,对申请商标在复审商品上的注册申请予以驳回。

三、典型意义
  《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其他缺乏显著特征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该条“其他缺乏显著特征的标志”具体是指除《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一)、(二)项以外的依照社会通常观念其本身或者作为商标使用在指定商品上不具备表示商品来源作用的标志。在目前的审理案件实践中,广告语最终能够作为商标申请注册成功的案例很少,因为相关短语或句子自身的内容,通常会使相关公众将其作为广告宣传用语加以对待,缺乏商标应具备的显著特征。广告语是否独创或流行,并非判断其是否具有作为商标加以注册所需具备的显著特征的标准。


7、第13231087号三维标志商标驳回复审案


一、基本案情
  第13231087号三维标志商标(以下称申请商标)由WD-40制造公司(即本案申请人)于2013912日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4类润滑油等商品上。后商标局以该商标为本商品的普通包装图形,缺乏显著特征,不具备商标识别作用,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等规定为由驳回其注册申请。2015323日,申请人不服商标局的上述驳回决定,依法向商评委提出复审。

二、裁定结果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申请商标由三维标志加“WD-40等文字组成,该立体图形部分为申请商标指定使用的润滑油商品的普通包装图形,其整体缺乏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已构成《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所指的情形。商标审查遵循个案审查原则,其他商标的注册情况不能成为申请商标获准注册的当然依据。申请人向商评委提交的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申请商标经申请人的广泛使用和宣传已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从而具有商标的可注册性。故申请商标已构成《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之情形,对申请商标在复审商品上的注册申请予以驳回。

三、典型意义
  《商标法》第八条规定,任何能够将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商品与他人的商品区别开的标志,包括文字、图形、字母、数字、三维标志、颜色组合和声音等,以及上述要素的组合,均可以作为商标申请注册。立体商标是相对于平面商标而言的,是指占据了一定立体空间的三维标志。立体商标可分为单一立体商标与组合立体商标。在具体审理实践中,由于立体商标的申请注册涉及与外观设计或实用新型专利权的冲突与协调以及对公共利益的影响,且对于绝大多数立体商标而言,消费者易将其识别为商品的外形、包装或容器等,缺乏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因此对立体商标的审查通常持审慎的态度。


8、第5323791号奥迪商标无效宣告案


一、基本案情
  第5323791号奥迪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由吴会生(即本案被申请人)于2006429日提出注册申请,2009728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19类非金属门等商品上。2014627日,该商标被奥迪股份公司(即本案申请人)提出无效宣告请求。申请人称:申请人的奥迪、AUDI和图形商标为中国公众广泛熟知,已构成驰名商标。争议商标的注册和使用将损害申请人作为驰名商标所有人的合法权益,依据《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等规定,请求对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对此,被申请人答辩称:被申请人通过多种方式大量使用争议商标,奥迪木门等产品获得了一系列荣誉,在非金属门行业具有了很高的知名度及美誉度。同时,在争议商标申请日前,申请人的奥迪商标未构成驰名商标,申请人商标所指定使用的第12类“陆地运载器(汽车)”等商品与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非金属门”等商品从商品的功能、用途、销售渠道、销售场所、消费对象等方面相距甚远,没有关联,双方商标并存不会导致消费者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综上,请求维持争议商标注册。

二、裁定结果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依据申请人提供的相关宣传及使用证据可以证明,申请人的国际注册第737443号奥迪商标(以下称引证商标)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前,在机动车辆和零部件等商品上经过申请人长期、广泛的使用与宣传,已经在中国大陆地区具有了较高知名度及广泛影响力,为相关消费者所普遍知晓,达到了驰名商标的知名程度,根据《商标法》第十四条的规定可以认定为驰名商标。本案中,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中文文字构成相同,仅字体有所不同,已构成对引证商标的复制。争议商标指定使用的非金属门等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机动车辆和零部件等商品虽不属于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但鉴于引证商标具有较强的显著性和极高的知名度,若双方商标共存于市场,足以使相关公众认为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具有相当程度的联系,从而减弱引证商标的显著性。争议商标如被核准注册,可能会不正当利用引证商标的市场声誉,进而误导公众,致使申请人的合法利益受到损害。因此,争议商标的注册已构成修改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所指的情形,对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三、典型意义
  本案体现了对驰名商标的保护。目前,试图借助驰名商标的声誉打擦边球、傍名牌的行为较之普通商标更为常见。由于相关公众已经在驰名商标与其使用的商品或服务之间建立了强烈的联系,若允许他人在其他类别的商品或服务上注册、使用与驰名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则会淡化、稀释这种联系,即破坏了该驰名商标的显著性,甚至会贬损驰名商标的声誉。在目前的评审和司法实践中,对于驰名商标的跨类保护已不限于混淆要求,而是有限引入了反淡化保护。足以使相关公众认为系争商标与驰名商标具有相当程度的联系,而减弱驰名商标的显著性、贬损驰名商标的市场声誉,或者不正当利用驰名商标的市场声誉的,属于《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修改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所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情形。该案就属于此情形。


9、第6124877号ECH商标无效宣告案


一、基本案情
  第6124877ECH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由上海中清化工有限公司(即本案被申请人)于2007622日提出注册申请,于2010221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11类消毒设备等商品上。后被上海洗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即本案申请人)提出撤销注册申请。申请人称:申请人是中国水处理行业的领军企业,为同行业知名公司,ECH商标经过长期使用,在行业内具有一定知名度。被申请人的法定代表人万立勤曾就职于申请人公司并担任重要职位,知晓ECH商标为申请人在先创作并使用的商标。争议商标的注册属于恶意抢注,依据修改前《商标法》第十五条规定,应撤销争议商标注册。对此,被申请人答辩称:争议商标为被申请人自创,申请人所述的商标与争议商标并非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且申请人并无证据证明万立勤曾在申请人公司担任过重要职务及申请人在2004年前曾宣传使用过ECH商标。综上,争议商标未构成恶意抢注,理应予以注册。

二、裁定结果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本案中,申请人提交的销售合同可以证明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前,被申请人的法定代表人万立勤作为申请人的代表曾签署过关于“ECH”系列灭菌技术和方法的合同等相关文件,故可证明被申请人与申请人之间存在修改前《商标法》第十五条所指的代表关系。同时,申请人向商评委提交的《劳动报》《解放日报》等报刊宣传资料可以证明早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前,申请人已使用“ECH98灭菌技术和方法,并在灭菌技术领域具有了一定的知名度;“ECH”系自造字母组合,整体独创性较强;本案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消毒设备、水净化装置等商品与申请人“ECH98方法长期使用并有一定知名度的灭菌技术具有密切关联。在此情况下,被申请人未经申请人授权,擅自将申请人商标注册为争议商标的行为,已构成修改前《商标法》第十五条所指情形。因此,商评委对该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三、典型意义
  《商标法》第十五条第一款意在制止代理人、代表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的恶意抢注行为。该条款中的“代表人”是指具有从属于被代表人的特定身份,执行职务行为而可以知悉被代表人商标的个人,包括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经理、合伙事务执行人等人员。认定代表人未经授权,擅自注册被代表人商标的行为,须符合下列要件:(1)系争商标注册申请人是商标所有人的代表人;(2)系争商标指定使用在与被代表人的商标相同或者类似的商品/服务上;(3)系争商标与被代表人的商标相同或者近似;(4)代表人不能证明其申请注册行为已获得被代表人的授权。


10、◎第8601058号PRINETO商标无效宣告案


一、基本案情
  第8601058PRINETO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由上海圣堡楼宇机电设备工程有限公司(即本案被申请人)于2010823日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核定使用在第6类普通金属合金、五金器具等商品上,20111221日获准注册。20141016日,艾维缇安装和连接技术有限公司(即本案申请人)对该争议商标提出无效宣告申请。申请人称:申请人在卫生工程和供暖工程领域内具有很高知名度,其产品销售市场覆盖意大利、奥地利、比利时、荷兰、俄罗斯及中国香港等国家及地区。上海新昂工贸有限公司系申请人的代理商,曾于2007328日与申请人签订了《PRINETO普林多部分产品的价格协议》。而被申请人与上述上海新昂工贸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股东均为孙新和郁品菊。因此,被申请人在未经申请人许可的情况下,擅自以自己的名义将申请人的“PRINETO”商标在第6类商品上进行抢注的行为,已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综上,申请人请求依据修改前《商标法》第十五条等规定,对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被申请人在规定期限内未予答辩。

二、裁定结果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从申请人提交的其与上海新昂工贸有限公司签署的产品价格协议、上海新昂工贸有限公司系申请人在中国区总代理证明等证据可知,上海新昂工贸有限公司与申请人之间构成了关于“PRINETO”品牌商品的代理关系。同时,从申请人提交的工商登记信息可知,被申请人与上海新昂工贸有限公司股东同为孙新和郁品菊,二者具有串通合谋行为,故可以认定本案被申请人为申请人的代理人。争议商标与申请人的商标同为英文商标PRINETO。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普通金属合金、五金器具等商品与申请人使用的散热片及地暖取暖管道、铝塑管等商品在功能用途、销售途径、消费对象等方面相近,已构成类似商品。因此,在被申请人未取得申请人授权的情况下,擅自申请注册争议商标的行为,已构成未经授权擅自以自己的名义将被代理人的商标进行注册的行为。争议商标的注册应予以无效宣告。

三、典型意义
  《商标法》第十五条第一款中对代理关系进行界定时,应当结合本条制止代理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的恶意抢注行为的立法目的,进行解释。该条款所述的代理人不仅包括《民法通则》《合同法》中规定的代理人,也包括基于商事业务往来而可以知悉被代理人商标的经销商。同时,虽不是以代理人名义申请注册被代理人的商标,但有证据证明注册申请人与代理人具有串通合谋行为的,亦应属于《商标法》第十五条第一款所指代理人的擅自注册行为。


11、◎第10345536号KIDORABLE商标异议复审案


一、基本案情
  第10345536KIDORABLE商标(以下称被异议商标)由姜金荣(即本案被申请人)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25类雨衣、服装等商品上。201441日,海盐金创意工艺服饰有限公司(即本案申请人)不服商标局做出的(2013)商标异字第38506号裁定,依法向商评委申请复审。申请人复审的主要理由为:KIDORABLE商标为申请人关联企业所独创,具有特殊的创意来源,经申请人长期使用已具有一定知名度。被申请人曾为申请人的雇员,其明确知晓申请人KIDORABLE商标的存在,其在雨衣等商品上申请注册被异议商标的行为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五条第二款等规定,故请求不予核准被异议商标注册。被申请人在规定期限内未予答辩。

二、裁定结果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从申请人提交的与被申请人之间的劳动合同、职工工资表及申请人与美国ZM国际有限公司签订的供货协议、产品订购单、申请人对KIDORABLE商标的宣传和使用证明材料等证据可知,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日之前,申请人作为受委托方为美国ZM国际有限公司生产KIDORABLE牌雨衣、背包并出口,被申请人作为申请人的员工,对上述事实应当明知。故被申请人在明知KIDORABLE为申请人在先使用的商标的情况下,仍然在与雨衣相同或类似的雨衣、服装等商品上申请注册被异议商标,恶意明显,已构成现行《商标法》第十五条第二款所指的情形。综上,商标评审委员会对被异议商标不予核准注册。

三、典型意义
  《商标法》第十五条第二款中对合同、业务往来或者其他关系范围的界定应当从维护诚实信用原则立法宗旨出发,以保护在先权利,制止不公平竞争为落脚点,只要因合同、业务往来关系或者其他关系而明知他人在先使用商标存在而进行抢注的,均应纳入本款规定予以规制。该条款弥补了修改前《商标法》对利用其他特殊关系恶意抢注他人商标无法有效制止的法律漏洞,更加明确地彰显了加强打击恶意注册,维护诚实信用原则的立法目的,为在商标确权程序中保护正当合法的在先使用权益赋予了更加有力的法律武器。


12、◎第7679143号创新工场INNOVATION-DREAM WORKS商标异议复审案


一、基本案情
  7679143号创新工场INNOVATION-DREAM WORKS商标(以下称被异议商标)由北京君杜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即本案被申请人)于200997日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42类工业品外观设计等服务上。201416日,创新工场有限公司(即本案申请人)不服商标局做出的(2013)商标异字第0000022623号裁定,依法向商评委申请复审。申请人复审的主要理由为:被申请人是一家从事商标代理业务的公司,曾多次抢注他人知名商标,恶意明显,其在非代理服务上申请注册被异议商标,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九条第四款的规定。对此,被申请人答辩称:被异议商标未违反《商标法》相关规定,请求核准其注册申请。

二、裁定结果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被申请人为商标代理机构,而被异议商标指定使用的第42类工业品外观设计等服务与被申请人从事的商标代理服务毫无关联,因此,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九条第四款的规定,裁定不予核准注册。

三、典型意义
  随着商标代理机构数量飞速增长,商标代理活动随之产生了一系列问题,如恶性竞争、恶意抢注、诚信缺失等。为净化和规范我国商标代理市场,现行《商标法》新增了第十九条第四款的规定,即商标代理机构除对其代理服务申请注册商标外,不得申请注册其他商标。


13、◎第8288451号九狼王JOWOLFWOR商标无效宣告案


一、基本案情
  第8288451号九狼王JOWOLFWOR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由郁振威于2010512日提出注册申请,2011514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25类服装等商品上。2013527日,该商标经核准转让给美国九狼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即本案被申请人)。后该商标被九牧王股份有限公司(即本案申请人)提出无效宣告请求。申请人称:争议商标与申请人在先注册的第1271023号九牧王Jiumuwang及图商标(以下称引证商标一)、第4863828号九牧王商标(以下称引证商标二)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且争议商标与申请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即第3062459号九牧王JOE ONE及图商标(以下称引证商标三)构成近似,其注册会误导公众,致使申请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综上,请求依据《商标法》第三十条等规定,宣告争议商标无效。被申请人在规定期限内未予答辩。

二、裁定结果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服装等商品分别与引证商标一、二、三核定使用的衣物、服装等商品在功能、用途等方面相同或关联密切,为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争议商标由中文“九狼王”和英文“JOWOLFWOR”构成,引证商标一、二、三显著识别部分为汉字“九牧王”。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三首尾文字相同,仅中间一字不同,商标整体外观近似,相关公众施以一般注意力不易区分。同时,申请人提交的驰名商标批复、荣誉证书等证据表明三引证商标在争议商标申请前即已具有较高知名度,该知名度加大了争议商标与三引证商标混淆的可能性。因此,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一、二、三已构成修改前《商标法》第二十八条所指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应予以无效宣告。

三、典型意义
  本案涉及适用《商标法》第三十条近似商标的判定问题。两商标是否构成近似商标,既要考虑商标标志构成要素及其整体的近似程度,也要考虑相关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所使用商品的关联程度等因素,以是否容易导致混淆作为判断标准,应避免简单的把商标构成要素近似与商标近似等同起来。


14、◎第3735206号南少林寺商标异议复审案


一、基本案情
  第3735206号南少林寺商标(以下称被异议商标)由福建省福清南少林寺(即本案申请人)于2003927日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41类体操训练等服务上。2014417日,申请人不服商标局做出的(2014)商标异字第00703号裁定,依法向商评委申请复审。申请人复审的主要理由为:申请人系依照中国《宗教场所管理条例》和《宗教场所活动登记办法》登记的宗教活动场所,对于“南少林”的名称拥有法定程序确定的权利。被异议商标南少林寺中显著识别部分为“南少林”,其与“少林寺”并存为历史与现实的客观状态,两者含义不同、整体区别较大,共存不会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和误认。综上,请求核准被异议商标的注册申请。对此,中国嵩山少林寺(即原异议人、本案被申请人)答辩称:被异议商标与被申请人在先的“少林寺”及“少林”商标共存易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和误认,已构成了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申请人虽然申请注册了多件南少林商标,但在与被申请人在先注册的少林商标相同或相类似的群组,均已经被驳回,且“南少林”并未与申请人形成唯一的对应关系。综上,请求不予核准被异议商标注册申请。

二、裁定结果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申请人所提交的古籍、史料、新闻报道等足以证明申请人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其与被申请人在历史沿革、文化渊源等方面具有较大差异,这些足以使相关公众能够将被异议商标南少林寺与本案被申请人在第41类体育教育等服务上在先注册的第1394826号、第3678629号少林寺商标及第1352473号、第3678632号“少林”商标(以下统称引证商标)相区分,双方商标共存不易造成相关消费者的混淆和误认,未构成近似商标。因此,被异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未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服务上的近似商标。被异议商标应予核准注册。

三、典型意义
  本案涉及到对《商标法》第三十条近似商标问题的理解。《商标法》意义上的近似是指足以产生市场混淆的近似,而不仅仅是指标志上的近似。两商标均具有较高知名度,或者两商标共存是特殊条件下形成时,认定商标近似还应根据两者的实际使用状况、使用历史、相关公众的认知状态、使用者的主观状态等因素综合判定,注意尊重已经客观形成的市场格局,处理好最大限度划清商业标志之间的边界与特殊情况下允许构成要素近似商标之间适当共存的关系。


15、◎第10838877号其昌商标无效宣告案


一、基本案情
  第10838877号其昌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由马余康(即本案被申请人)于2012427日提出注册申请,2013914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37类室内装潢修理、清洁窗户、家具修复服务上。2014731日,该商标被北京其昌嘉品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即本案申请人)提出无效宣告请求。申请人称:申请人的其昌、CHASE系列商标,经过长期持续的广泛宣传和使用,已为相关公众广为知晓,并在行业内享有极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被申请人曾是申请人关联企业高层管理人员,其名下企业与申请人为同行业竞争者。争议商标与申请人在先注册的第3746592号其昌商标(以下称引证商标)构成了使用在密切关联服务上的近似商标。故,申请人请求依据《商标法》第三十条等规定,撤销争议商标的注册。对此,被申请人答辩称: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指定使用商品分属不同类别,共存不会引起消费者的混淆、误认。因此,请求维持争议商标的注册。

二、裁定结果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其昌”并非现代汉语固有词汇,具有一定的独创性,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在文字构成、呼叫上完全相同,整体视觉印象雷同,已构成近似商标。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室内装潢修理等服务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金属门、金属窗等商品在销售渠道、服务对象等方面具有一定的关联性。同时,考虑到在争议商标注册申请日前,申请人关联企业其昌铝业使用在门窗上的其昌、CHASE商标经过宣传使用已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且被申请人系申请人及其关联企业的同行业者,除争议商标外,还在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商品具有一定关联性的其他多个类别商品/服务上申请注册了完整包含申请人名下的其昌、CHASE商标等一系列商标。若两商标在上述商品/服务上共存于市场,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它们来自于申请人或申请人关联企业,或与其存在某种特定关联,从而对商品/服务来源产生混淆、误认。因此,争议商标与引证商标已构成修改前《商标法》第二十八条所指使用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服务上的近似商标。争议商标的注册予以无效宣告。

三、典型意义
  本案涉及适用《商标法》第三十条时对类似商品的认定问题。判断商标法意义上的商品或服务是否类似,应在商品本身的功能、用途或服务本身的目的、内容、场所等客观属性特点基础上,以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为重要的参考,再同时根据个案的情况,综合考虑引证商标的独创性与知名度,两商标的近似程度,引证商标所有人的多元化经营程度和系争商标申请人的主观恶意等多种因素,以相关公众一般认知为标准,判断是否容易使相关公众认为商品或服务是同一主体提供的,或者其提供者之间存在特定联系。


16、◎第9954390号何享健HEXIANGJIAN商标无效宣告案


一、基本案情
  第9954390号何享健HEXIANGJIAN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由佛山市顺德区均安镇奥永五金电器厂(即本案被申请人)于2011913日向商标局申请注册,核定使用商品为第7类搅拌机、果酒榨汁机等商品,于20121114日获准注册。201427日,该商标被何享健(即本案申请人)提出撤销注册申请。申请人称:何享健是全国知名家电企业——美的股份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兼控股股东,具有极高的社会知名度和影响力。被申请人未经申请人允许,擅自将申请人姓名“何享健”申请注册为争议商标,侵害了申请人的在先姓名权。依据修改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等规定,请求撤销争议商标的注册。对此,被申请人答辩称:“何享健”这一名词属于公用名词,不为某一特定的人独家享有。争议商标经被申请人广泛使用,已取得了一定知名度,不存在侵犯他人权利的意图,不会对公众造成影响。综上,请求予以维持争议商标注册。

二、裁定结果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申请人“何享健”为知名家用电器企业美的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之前已在家电行业内具有一定知名度。争议商标与申请人姓名“何享健”文字构成、呼叫相同,核定使用的搅拌机、果酒榨汁机、家用豆浆机等商品与申请人取得较高知名度的行业具有较强关联性。故被申请人在未经申请人授权的情况下,申请注册争议商标的行为已损害了申请人的姓名权,违反了修改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指的“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之规定。综上,争议商标应予以无效宣告。

三、典型意义
  本案涉及对在先姓名权的保护问题。《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其中“在先权利”是指在系争商标申请注册日之前已经取得的,除商标权以外的其他权利,包括姓名权等。认定系争商标是否损害他人姓名权,应当以相关公众容易将系争商标在其注册使用的商品上指向姓名权人或者与姓名权人建立对应联系为前提,既包括系争商标与他人姓名完全相同,也包括虽然系争商标与他人姓名在文字构成上有所不同,但反映了他人的主要姓名特征,在社会公众的认知中指向该姓名权人的情形。


17、◎第11185214号BOLL商标无效宣告案


一、基本案情
  第11185214BOLL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由扬州市青岩商贸有限公司(即本案被申请人)于201279日提出注册申请,20131128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28类球拍等商品上。20141030日,该商标被特玛苏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即本案申请人)提出无效宣告请求。申请人称:“Timo Boll”和“蒂姆·波尔”经过申请人长期使用已在中国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被申请人作为同一行业里的生产商和销售商,在明知申请人上述在先使用商标的情况下,将“Boll”文字作为争议商标注册在与之类似的乒乓球拍等商品上的行为,构成了对申请人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商标的恶意抢注。因此,申请人请求依据《商标法》第三十二条等规定,撤销争议商标的注册。对此,被申请人答辩称:争议商标先于申请人引证的“蒂姆·波尔”“Timo Boll”进行了使用、宣传、申请及注册,且经过被申请人的推广和宣传,争议商标已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显著性。同时,争议商标与申请人引证的蒂姆.波尔、Timo Boll商标具有较大差异,其注册使用不会损害申请人的利益。综上,请求维持争议商标的注册。

二、裁定结果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申请人提交的《乒乓世界》杂志报道情况、部分销售发票等证据可以证明,在争议商标申请注册前,申请人已将Timo Boll商标使用于乒乓球拍等商品上,并具有一定知名度,加之被申请人与申请人为同行业经营者,对此理应知晓,其将与申请人Timo Boll商标在字母构成、呼叫、含义等方面相近似的“BOLL”作为争议商标指定使用在与乒乓球拍等商品相同或关联性较强的乒乓球拍、护膝(运动用品)等商品上已构成修改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所指的“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情形。因此,商评委对该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

三、典型意义
  《商标法》第三十二条对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未注册商标予以保护,以制止恶意抢注行为,是对商标注册制度的有效补充。对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商标的保护范围,原则上应按照相同近似商标的审理标准,在相同或类似的商品或服务范围内予以保护。但从维护诚实信用原则的立法宗旨出发,在个案中应当综合考虑在先商标的显著性、知名度、系争商标与在先商标是否高度近似、两商标所使用商品或服务是否具有较强关联性、系争商标申请人的主观恶意、系争商标是否容易混淆误认等相关因素,对在先商标的保护范围可以作出更合理的界定,适当扩展至密切相关的关联商品或服务上。


18、◎第116793741号灵隐商标无效宣告案


一、基本案情
  第11679374号灵隐商标(以下称争议商标)由石家庄百世科技有限公司(即本案被申请人)于20121031日提出注册申请,核定使用在第43类住所(旅馆、供膳寄宿处)等服务上,201447日获准注册。2015112日,杭州灵隐寺(即本案申请人)对争议商标提出无效宣告申请。申请人称:“灵隐”是相关公众对申请人的简称,与申请人形成了唯一对应关系。除本案争议商标外,被申请人还抢注了大量知名商标或景点名称,从而获得不当利益,其注册行为扰乱正常社会秩序,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因此,依据修改前《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等规定,请求对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告。对此,被申请人答辩称:“灵隐”并非申请人独创,与申请人未形成对应关系,被申请人的注册行为并无恶意,请求维持争议商标的注册。

二、裁定结果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灵隐寺是浙江省杭州市一座历史悠久的佛教寺院,在佛教界享有较高知名度,普通公众一般易将“灵隐”视为该寺庙的简称。“灵隐”一词含义独特,具有较强的独创性,被申请人将“灵隐”二字作为商标进行注册和商业使用,容易使普通消费者误认为争议商标标示服务与申请人之间存有某种特定联系,有损灵隐寺的对外形象、声誉,伤害宗教感情。且除争议商标外,被申请人还在第61625303542类等多个类别的商品或服务上申请注册了苏堤春晓、南屏晚钟、雷峰夕照、断桥残雪、六巡江南、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姚启圣等上千件商标,多涉及景点名称、古诗古词等,考虑到灵隐寺的知名度以及被申请人对其申请注册大量商标的情况并无合理解释,据此,可以认定被申请人的注册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不仅会导致相关消费者对商品或服务来源产生误认,更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管理秩序,并有损于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被申请人申请注册争议商标的行为已构成修改前《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争议商标依法应予以无效宣告。

三、典型意义
  《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中的“其他不正当手段”是指属于欺骗手段以外的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或者以其他方式牟取不正当利益的手段。目前,商标评审实践和司法实践均认为,不以使用为目的,大量或多次抢注商标的行为应认定为扰乱商标注册秩序的行为,应适用《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来进行规制,此种做法对有力打击恶意抢注行为具有重要意义。


19、◎第10194798号TAO NAN XIANG商标不予注册复审案


一、基本案情
  第10194798TAO NAN XIANG商标(以下称被异议商标)由白城市金玉商标代理事务所(普通合伙)于20111116日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33类葡萄酒等商品上。201319日,洮南市洮南香酒业有限公司(即本案申请人)对被异议商标提出异议申请。2015421日,商标局作出(2015)商标异字第0000004916号异议决定书准予被异议商标的注册。2015619日,申请人不服商标局上述决定,向商评委提出不予注册复审。

二、裁定结果
  20151012日,因申请人提出的评审申请不属于商评委的评审范围,依照《商标法》第三十五条第二款、第三款和《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五十一条、第五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商评委对该评审申请不予受理。

三、典型意义
  《商标法》第三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商标局做出准予注册决定的,发给商标注册证,并予公告。异议人不服的,可以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向商标评审委员会请求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上述修改对于异议人影响较大,如果异议不成立,被异议商标予以核准注册,则异议人将不再具有提出异议复审的权利,商标局做出的准予被异议商标注册的决定当即发生法律效力。当然,依据上述法律规定,异议人可以在被异议商标获准注册后,向商评委请求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原异议人对经不予注册复审程序予以核准注册的商标向商评委提起无效宣告的,不受“一事不再理”的限制,即原异议人可以基于相同的事实和理由提出无效宣告申请。同时,为了充分保障原异议人的权利,2014年《商标评审规则》第三十条规定:“经不予注册复审程序予以核准注册的商标,原异议人向商标评审委员会请求无效宣告的,商标评审委员会应当另行组成合议组进行审理。”


20、◎国际注册第1182741号CHIANTI CLASSICO GRAN SELEZIONE商标驳回复审案


一、基本案情
  国际注册第1182741CHIANTI CLASSICO GRAN SELEZIONE商标(以下称申请商标)由CONSORZIO VINO CHIANTI CLASSICO(即本案申请人)于2013828日提出在中国的领土延伸保护申请,指定使用在第33类葡萄酒商品上。后商标局以申请人没有提交注册集体或证明商标所需要的相关文件,包括证明申请人资质的文件和集体或证明商标使用的管理规则,违反了《商标法实施条例》第十三条、第四十三条等规定为由驳回其在中国的领土延伸保护申请。20141127日,申请人不服商标局的上述驳回决定,依法向商评委提出复审。

二、裁定结果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申请人为一家具有协会性质的非营利性机构,具备申请集体商标的主体资格。且申请人制定了CHIANTI CLASSICO GRAN SELEZIONE商标作为集体商标使用的管理规则,包括酿酒用葡萄的种植、葡萄酒酿造、葡萄酒须具备的特征、葡萄酒的包装和使用以及监督方案、处罚措施等。综上,申请商标作为集体商标在中国的领土延伸保护申请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予以核准。

三、典型意义
  《商标法》所称集体商标是指以团体、协会或者其他组织名义注册,供该组织成员在商事活动中使用,以表明使用者在该组织中的成员资格的标志。集体商标的作用在于表明使用该商标的成员之间存在某种联系,以形成利益共同体,抵御大市场风险,增强市场竞争力等。申请集体商标注册时,应当在申请书中声明,并应当提交申请人主体资格及集体商标的使用管理规则等文件。


21、◎第3002468号COBRA及图商标撤销复审案


一、基本案情
  第3002468COBRA及图商标(以下称复审商标)由河北华夏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于20011023日提出注册申请,核定使用在第17类绝缘材料等商品上,20021214日获准注册,2004422日,该商标申请注册人名义经商标局核准变更为河北华夏实业有限公司(即本案现申请人)。经续展,复审商标专用权期限至20221213日止。20121218日,PBS树保护产品有限公司(即本案被申请人)以连续三年停止使用为由向商标局申请撤销复审商标的注册。201416日,商标局作出撤201208583号决定,认为申请人未在规定期限内提交有关复审商标在2007223日至2010222日期间的使用证据有效,复审商标在“非文具、非医用、非家用胶带;非文具、非医用、非家用粘合胶带”商品上的注册予以撤销。2014210日,申请人不服上述决定,依法向商评委申请复审。申请人复审称:复审商标在20091218日至20121217日期间在第17类“非文具、非医用、非家用胶带;非文具、非医用、非家用粘合胶带”商品上一直持续使用。故复审商标在上述商品上的注册应予以维持。对此,被申请人答辩称:申请人提交的证据均显示为“蛇牌”,不能证明复审商标在规定期限内在非文具、非医用、非家用胶带;非文具、非医用、非家用粘合胶带商品上进行了有效的商业使用,应予撤销。

二、裁定结果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复审商标由英文部分“COBRA”(可译为“眼镜蛇”)和图形部分(蛇图形)组成。虽然申请人于本案提交的订购协议、发票等证据中显示多为中文蛇牌商标,但由于复审商标为英文和图形组合商标,结合中国相关公众在日常商事活动中易将英文商标的中文翻译对应使用的习惯和申请人并未向商标局申请注册过中文蛇或蛇牌商标的事实,商评委认可申请人于本案提交的商标显示为“蛇牌”的使用证据为本案复审商标的使用证据,故申请人提交的在案证据能够证明在20091218日至20121217日期间,申请人对复审商标在其指定的“非文具、非医用、非家用胶带;非文具、非医用、非家用粘合胶带”商品上进行了有效的商业使用。因此,复审商标在上述商品上的注册应予维持。

三、典型意义
  连续三年停止使用商标撤销制度的目的在于清理闲置商标,督促商标权人积极使用商标。在商标撤销复审程序中,对于商标注册人提交的证明其商标使用的证据,应当充分考虑企业经营活动的实际情况及商标使用的习惯、商业惯例、商标使用方式的差异性等,对于那些使用虽有瑕疵但尚有生命力的商标,应给予适度的容忍,不应轻易撤销。


22、◎埃斯顿·马汀·拉共达有限公司不服商标局注册申请不予受理决定提起行政复议案


一、基本案情
  2014723日,埃斯顿·马汀·拉共达有限公司(以下称申请人)委托北京邦信阳专利商标代理有限公司向商标局提交了第14863694ASTON MARTIN及图商标注册申请,指定服务为第40类定造游艇、研磨抛光、配钥匙、织物防水处理、木器制作、书籍装订、玻璃窗着色处理(表面涂层)、烧制陶器、油料加工、剥制加工、皮革染色、图样印刷、废物和垃圾的回收、空气净化、水处理、发电机出租。商标局经审查认为,该申请所申报的部分服务项目不规范,于2014126日向申请人发出商标注册申请补正通知书,主要内容为“‘定造游艇服务’不规范,应按规范的名称申报”。20141225日,申请人将商标注册申请补正通知书交回,修正后的项目为“定做游艇(替他人)”,商标局认为表述虽明晰准确,但已不属其申请类别,而是属于第37类服务,属于不按照要求进行补正的情形。据此,根据《商标法实施条例》第十八条规定,商标局向申请人发出了商标注册申请不予受理决定。申请人认为,商标局的注册申请不予受理决定违反行政法合理及比例原则,会导致申请人申请日丧失,应当继续补正而不是不受理;商标局的补正通知要求本身不明确,申请人按自己的理解回复补正并无不妥;对商品和服务是否规范及如何修改才满足规范条件,商标局应当提供相应的意见,对不合规范的商品或服务,商标局可以视为申请人放弃该项商品或服务,而不是对申请商品或服务全部不予受理。综上,请求撤销商标局注册申请不予受理决定。

二、分析点评
  本案的焦点问题有两个:一是应如何申报商品∕服务项目,二是申报不合格有几次补正机会。
  1.应如何申报商品∕服务项目。
  商品∕服务项目申报是商标注册的第一步,也是商标局形式审查要解决的重要问题。一般来说,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的商品和服务,是商标主管部门为了商标检索、审查、管理工作的需要,总结多年来的实践工作经验,并广泛征求各部门的意见,把某些存在特定联系、容易造成误认的商品或服务组合到一起,编制而成。因此,区分表可以作为商标注册申请人、商标代理人以及商标审查人员的重要参考。区分表中的商品或服务,通常称为规范的商品或服务,属于区分表中规范商品和服务的,一般应按照规范名称进行申报。
  但是区分表中的商品和服务毕竟有限,随着实践和科技的发展,市场上经常会出现新的产品。区分表虽然也会修订和变化,但仍然无法囊括全部商品或服务。非规范商品或服务因名称表述模糊,审查员通常难以通过名称确定商品功能用途、所属类别等,也就难以提供具体补正意见。因此,商标注册申请人在申报区分表中没有的商品或服务(非规范商品或服务)时,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一是应当充分研究区分表,将非规范商品进行恰当的表述,方便审查员将商品或服务归入相应类别。举例来说,有商标注册申请人申请了“焕肤仪”这一非规范商品,但是仅通过这个商品名称表述并不能使审查员明确这是更偏向于医院用的医疗器械(第10类)还是类似于家用的化妆工具(第3类),因此很难被接受。
  二是应当正确理解“商品或者服务的说明”。有的商标注册申请人意图通过长篇的商品说明来解决此类问题。虽然《商标法实施条例》第十五条明确规定了商品或者服务项目名称未列入商品和服务分类表的,应当附送该商品或者服务的说明,但是需要明确的是,这里的商品说明仅起到帮助审查员了解所申报商品的作用,所申报的商品名称才是将来要列入商标注册证的,并作为商标专用权保护的部分。因此,根据商品名称的表述不能明确归入区分表中某类商品的,即使有商品说明,也仍然不能被接受。
  三是众所周知的新的产品名称不一定可以作为商品名称被接受,因为产品名称通常也具有模糊的特点,并不一定能够很好地阐述商品的特点。
  2.商品∕服务项目不合格需要补正的,仅有一次补正机会。
  《商标法》第十八条规定,申请手续基本齐备或者申请文件基本符合规定,但是需要补正的,商标局通知申请人予以补正,限其自收到通知之日起30日内,按照指定内容补正并交回商标局。在规定期限内补正并交回商标局的,保留申请日期;期满未补正的或者不按照要求进行补正的,商标局不予受理并书面通知申请人。
  按照此项规定,被申请人并无义务对不符合补正要求的申请件再次发补正通知,《商标法》和《商标法实施条例》中也没有视为放弃部分不合要求的商品或服务项目的规定。本案中,申请人补正的服务项目“定做游艇(替他人)”已经超出其申报的第40类服务范围,属于第37类服务,应属于补正不符合要求的情形。商标局按照《商标法》第十八条规定不予受理注册申请于法有据,并无不当。因此,商标局的注册申请不予受理决定得到维持。


23、◎广州水特尚吉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不服商标局异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提起行政复议案


一、基本案情
  2014920,商标局在总第1424期《商标公告》上对第13061659号猎奇LIEQI商标(以下称涉案商标)予以初步审定公告,法定异议期为2014921日至20141220日。20141219日,商标局收到申请人委托北京百世荣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邮寄递交的针对上述商标的异议申请。异议申请材料包括:异议申请书、异议理由书、申请人的引证商标产品照片、申请人的引证商标产品包装原件等。商标局经审查认为,该异议申请缺少申请人作为在先权利人或利害关系人的主体资格证明,不符合《商标法》第三十三条和《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对上述商标异议申请作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申请人不服商标局异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提起行政复议申请。

二、分析点评
  本案的焦点问题是申请人是否提交了具备启动异议程序的适格主体资格证据。
  根据《商标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以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和第三款、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规定提出异议的主体应为在先权利人、利害关系人;以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提出异议的主体可以为任何人,不受主体资格限制。该条款关于原告主体资格限制的内容是《商标法》第三次修改新增加的内容,其立法目的在于制止恶意异议,加快商标授权确权程序,明确规定依相对理由提出异议申请的,限定为在先权利人和利害关系人。因此,商标局有义务对异议申请是否满足主体资格要件进行形式审查。
  本案中,申请人在异议中虽然提及了《商标法》第九条、《民法通则》第四条、《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和第五条等法律依据,但是归纳其异议理由的实质仍然是认为涉案商标注册侵犯其LEIQI商标在先使用权。而依商标在先使用权为理由提起异议,依据《商标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需要提交申请人作为在先权利人或利害关系人的证据。本案中,申请人虽然提供了LEIQI商标产品照片和包装原件,但是上述证据未能体现使用时间和申请人名称,既不能证明LEIQI商标使用时间的在先性,也不能证明申请人与LEIQI商标或产品之间的关系,不能证明申请人为在先权利人或利害关系人。另外,上述证据材料为英文,未提供中文翻译。《商标法实施条例》第六条规定:“依照商标法和本条例规定提交的各种证件、证明文件和证据材料是外文的,应当附送中文译文;未附送的,视为未提交该证件、证明文件或者证据材料。”因此,本案应视为申请人未提交其作为在先权利人或利害关系人的证明。《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商标异议申请有下列情形的,商标局不予受理,书面通知申请人并说明理由:……(二)申请人主体资格、异议理由不符合商标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的;……”依据该规定,商标局作出异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于法有据,并无不当。因此,商标局的异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得到维持。
  2015年,商评委收到对异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不服提起的行政复议案件占比约25%,这与《商标法》第三次修改后部分申请人、商标代理人不适应异议程序启动主体的变化有很大关系。依绝对理由提起行政复议的,异议理由的阐述应与所适用法条形成对应关系;依相对理由提起异议申请的,必须证明申请人为在先权利人或利害关系人。证明异议申请人为在先权利人或利害关系人,不需要在先权利可以成立的大量证据,但是所提交证据必须形成证据链,能够证明权利的在先性以及该权利与申请人的关系。否则,异议申请将因为缺少主体资格证明文件,不符合《商标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为由被不予受理,申请人将错失通过异议程序维护自身权利的机会。


24、◎迈进精密部件有限公司不服商标局异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行政复议案


一、基本案情
  2014920,商标局在总第1424期《商标公告》上对第12937274号无尾TANGLESS商标(以下称涉案商标)予以初步审定公告,法定异议期为2014921日至20141220日。20141218日,商标局收到申请人委托北京旭知行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邮寄递交的针对上述商标的异议申请。异议申请材料包括:异议申请书、异议理由书等。申请人于2015318日提交了异议申请补充材料。商标局经审查认为,该异议申请缺少异议人作为在先权利人或利害关系人的主体资格证明,依据《商标法》第三十三条和《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于2015424日对上述商标异议申请作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
  申请人不服商标局异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向商评委提起复议申请。申请人认为,第一,申请人异议理由包含《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理由,可以不提交主体资格证明。第二,申请人于三个月补充证据期限内提交了主体资格证据,提交的证据时间和形式均符合《商标法》有关规定,商标局应予受理。

二、分析点评
  本案涉及两个焦点问题:一是主体资格证据材料是否可以在三个月补充证据期限内提交,二是如何判断申请人提出异议的法律依据以明确是否需要提交主体资格证明。
  1.《商标法》和《商标法实施条例》有关规定明确了异议主体资格证据必须在三个月异议期内提交,否则不予受理,该主体资格证据不属于可以补充提交证据的范围。
  《商标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对初步审定公告的商标,自公告之日起三个月内,在先权利人、利害关系人认为违反本法第十三条第二款和第三款、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规定的,或者任何人认为违反本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的,可以向商标局提出异议。”按照该条的文义解释,启动异议程序的主体资格证据应当在提出异议申请时提交,法定期限是三个月。
  另外,《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四条和第二十六条也对异议申请必须提交的材料和不予受理的情形作了明确规定。《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四条明确规定:“对商标局初步审定予以公告的商标提出异议的,异议人应当向商标局提交下列商标异议材料一式两份并标明正、副本:(一)商标异议申请书;(二)异议人的身份证明;(三)以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和第三款、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规定为由提出异议的,异议人作为在先权利人或者利害关系人的证明。”《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六条第(二)项规定,申请人主体资格、异议理由不符合《商标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的,商标局不予受理,书面通知申请人并说明理由。《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七条第二款中“可以补充提交的证据”,仅限于影响异议实体审查结论的证据,不包括主体资格证据。从上述规定来看,异议主体资格证据也应在三个月法定异议期限内提交,如果允许提交异议申请后三个月内补充材料,则等于将《商标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的三个月异议期延长到六个月,这是适用法律错误,且对被异议人显失公平。
  在实践中,在先权利的主体资格证据与在先权利能够得到认定和保护的证据必然会有所交叉。需要明确的是,商标局在形式审查中并不需要在先权利可以得到实体支持的大量证据,而仅需要在先权利的基本证据以及此在先权利归属于申请人的证据。在提交适格的主体资格证据后,申请人完全可以在三个月补充期内再提交相关的在先权利证据以提高在实体审查中得到保护的几率。
  2.根据《商标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商标局有义务对异议申请是否满足启动程序的主体资格要件进行判断。判断时,应结合异议申请书、异议理由书中阐述的理由以及法律依据综合进行判断。
  根据《商标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以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和第三款、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二条规定提出异议的主体应为在先权利人、利害关系人;以违反《商标法》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提出异议的主体可以为任何人,不受主体资格限制。
  在本案中,申请人在异议中虽然提及了《商标法》第七条、第十条第一款第(七)和第(八)项、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法律依据,但是从其异议理由书中的阐述来看,其异议理由的实质仍然是认为涉案商标与其在先使用并有一定知名度的无尾TANGLESS商标近似,亦应属于《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调整的范围。而依商标在先使用权为理由提起异议,不适用任何人均可以提起异议的法律情形,仍然要提交申请人作为在先权利人或利害关系人的证据。本案中,申请人主张涉案商标侵犯了申请人对无尾TANGLESS商标的在先使用权,但是申请人在首次提交异议材料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因此,上述异议申请缺少申请人作为在先权利人或者利害关系人的证明文件。申请人虽于2015318日补充提交了主体资格证明文件,但已超过法定异议期限,不符合《商标法》及《商标法实施条例》的规定,不再属于形式审查应予考虑的内容。因此,商标局的异议申请不予受理决定得到维持。

摘自《中国工商报》2016426

 

商标注册中心(杭州商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 - 2013 kccn.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71-86438435 传真:0571-86948426 商标申请技术支持:杭州市工商局
地址:浙江省杭州凤起东路109号717室 邮编:310016 备案号:浙ICP备13026721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598号